您现在的位置灵武新闻网首页>>社会新闻>>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宇宁特别-刘宇宁在直播中一向喜欢大咧咧地与人开玩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个活体机器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宇寧:與吳青峰老師有見過面,與葛大為老師也見過。其實之前在《歌手》的時候我跟青峰老師就打過照面。我記得那個時候很多人就質疑我說,這個網紅也就人氣高才能來參加節目,然後吳青峰老師就說了一句,「人氣高這件事一定有背後的原因的」,這句話讓我特別開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:你知道自己有許多阿姨輩的粉絲嗎?平時是怎樣跟她們相處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宇寧:我過年的時候回去溜達了一下。也不能說榮歸,反正去了之後感覺那裡還是特別熟悉吧。其實我最近還跟團隊這幾個人說,要不咱每個月回去播一次?我覺得那個環境特別過癮,跟我特別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位普通家庭出身的東北大男孩,通過網絡直播翻唱收穫千萬粉絲和億萬點贊,最終躋身演藝圈一線流量行列,憑藉實力與人氣登上北京地標場館舉行個唱。無論是用作前沿觀察的行業報道,還是撰寫勵志追夢的深夜雞湯,這則故事都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素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宇寧並非沒有消除負面情緒的好方法——曾經的他喜歡逛街,試試衣服看看電影,就可以享受到平凡生活的樂趣。而現在,雖然依舊會在工作空隙跑去街上溜達兩圈,但樂趣已經逐漸消失了,「前幾天我去了趟上海,在那裡逛一逛街我就覺得特別無聊,這是特別可怕的一件事,現在我很難找到讓我快樂的事了。」而現在唯一讓劉宇寧感到快樂的,就是直播,「跟大家開開玩笑嘮嘮嗑,我覺得這是讓我最快樂的事,其他真的沒有什麼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新媒體平台興起后,他拿起麥克風打開直播,將自己喜歡的歌曲一首首唱給觀眾,「其實從小到大,我都沒有放棄唱歌這件事。我說的比較直接一點啊,就是能夠用唱歌養活自己,是我覺得最開心的一件事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摩登兄弟在抖音上的作品共獲贊2.3億次,粉絲達到了3347萬。截至8月25日21點,劉宇寧首張專輯已發佈的《十分喜歡》、《明明》等六首歌曲,在音樂平台上的評論數也全部突破了十萬條。面對紛至沓來的流量與飛速增長的粉絲,劉宇寧在表示出自己的感恩之心時,也毫不避諱坦露出隨之而來的危機感,「比如這次演唱會,其實時間比我預想中的提前了半年。原因不是別的,我就是怕以後再拖一拖的話就沒人看了,所以趁還有人關注我的時候,那就開吧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6月30日,遼寧丹東。摩登兄弟主唱劉宇寧在直播。圖/視覺中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單曲《盜夢》封面,目前專輯新歌正陸續更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為什麼是劉宇寧?」從在短視頻平台直播翻唱爆紅,到亮相《歌手2019》與劉歡、齊豫等人同台競技演唱,這個問題在當時終於大規模引起了人們的討論。作為新型傳播文化下的爆款案例,他也不止一次地問過自己同樣的問題:為什麼是我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的劉宇寧已經能站在中國標誌性演出場館的舞台上唱歌。藝人方供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起來,他還沒有從剛才的一場小憩中解除疲憊。經歷半個月的反覆排練后,劉宇寧已經帶着他的音樂走到了「高考前的最後衝刺階段」。而這場高考一般的演唱會,雖未重要到改變主人翁命運的程度,但也無疑成為當今時代娛樂行業和造星文化的某種象徵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宇寧:當然,因為我出生在遼寧丹東,以前其實也沒有機會到北京來,接觸不到這些音樂人或者好的製作人,這次我終於有機會做專輯了,我就不想糊弄,希望做的音樂是有品質的。因為很多人已經說我是網紅了,如果我再去做那種特別特別低端的東西,就是打自己臉,所以哪怕我不賺錢,或者是我把別的地方賺的錢放到專輯上面,也必須要把它的質量做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大樓外應援氛圍相反的,是空氣有點凝滯的節目後台。又一場《歌手2019》節目錄製結束了,劉宇寧惜敗說唱組合ANU,止步于踢館賽階段。「你能分析下自己的失敗原因嗎?」當身穿皮衣的劉宇寧進入群訪間后,有媒體向他拋出了這個問題——顯然,在場的大多數人,都是帶着審視而非欣賞的目光望向這個「歌手」界的闖入者的。「因為我唱得還不夠好唄,」劉宇寧笑了笑,謙和中帶着一絲無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宇寧記得,在2018年4月的時候,還沒有多少人認識他是誰,「後來過了六一兒童節之後,有一次我去老街直播,看見直播那個地方站了一圈人,我還以為是大家打起來了,結果我走近的時候那些人開始尖叫,把我嚇了一跳。他們說寧哥給我簽個名吧!我還覺得大家是在演戲,結果後來每天人越來越多,我才意識到,噢,可能是有更多人認識我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宇寧:說實話都很激動,因為我覺得這些人能夠幫我去做這張專輯,或者是比如說像蔡健雅老師、吳青峰老師能把他們的歌給我,在我看來他/她起碼沒有瞧不起我,不會覺得「唉這什麼人啊,怎麼可能唱我的歌」,所以我就感覺他們更加的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:你的第一張專輯《十》的幕後班底非常強大,吳青峰、蔡健雅、戴佩妮、葛大為……這是自己的一種高要求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摩登兄弟樂隊成員,從左至右依次為阿卓、劉宇寧、大飛。藝人方供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摩登兄弟共有三個人,除了主唱劉宇寧之外,還有吉他手阿卓、鍵盤手大飛,而外形高大帥氣的劉宇寧總是坐在最前面,擔當整個樂隊的「門面」。從《講真的》《走馬》到《答案》《說散就散》,隨着短視頻風口的爆發,摩登兄弟翻唱的一首首歌曲也開始引起了人們的關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宇寧錄製《百變達人》,他已成為電視台各大節目錄製的常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:有跟這些創作者和製作人見過面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處在水深火熱的娛樂圈中,劉宇寧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了一定的代價,但他直言這是值得的,「因為我知道我想要什麼。」面對未來,他坦誠表示一定不能自滿,而一個實際的願望是,今後要做出更好的作品,「就算有一天大家把我淡忘了,起碼有幾首歌留在大家的播放器里就可以了。」看起來,他已經為未來做好了最後的準備,「我跟自己說過,我最大的退路是什麼呢?就是大不了回老街直播。哪怕我這些粉絲剩不了多少,我也覺得跟他們聊聊天就足夠了。所以退路都想好了,我還怕什麼呢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記者郭延冰攝1.「歌手」界的闖入者2019年1月,長沙市。湖南廣電大樓旁,數百名身穿黃色雨衣的女孩坐在馬路牙子上,于寒風中固執等待着偶像的出現。路過的人總會回頭張望,然後默默讀出她們身邊或大或小的燈牌上最顯眼的7個字:摩登兄弟劉宇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歌手2019》節目截圖。2.為什麼是他?「我覺得我就是屬於幸運,中獎了。」在半年前提及「失敗」時,劉宇寧將原因歸結于自身,而半年後回應「成功」時,他卻給出了這樣一個關乎機緣巧合的答案,「我覺得這個時代真的特別好,以前如果你想做歌手或者藝人的話,一定得通過簽公司,但現在網絡時代的一些APP軟件會讓你迅速曝光,但是同樣競爭也更激烈了。我能出來的原因,我覺得就是幸運,就是中獎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大概是你做一件事,不可能所有人都說好吧。」對劉宇寧而言,將質疑逐漸合理化是自洽的方式之一,但內心的困惑,依然無法通過這種渠道完全排解,「所有人都會勸你說,你心大一點吧,別當回事啊!但是這些事其實只有自己感同身受。在壓力不斷地積累之後,只能自己一個人想辦法釋放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在學手藝的過程中,劉宇寧一直沒有放棄往音樂圈靠攏——有店鋪開業需要路演,他二話不說,沒有酬勞也願意去唱歌;去飯店打工的第一個月發了200元工資,他從裏面抽出來180元買了把吉他,「那把吉他特別次,但我已經沒錢找老師學了,所以就四處打聽,誰會彈吉他我就去找人家教我。」後來,在朋友的介紹下,劉宇寧找到了一個酒吧駐唱的機會,開始從「少年音」向有故事感的「煙嗓」磨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為一位成長在遼寧丹東的東北人,劉宇寧在直播中一向喜歡大咧咧地與人開玩笑。直到今天,他在採訪中也盡顯耿直,不會打官腔繞圈子。但因此,在視線密集交錯的娛樂圈,劉宇寧感受到了許多不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周六晚,摩登兄弟「成長風暴」演唱會上海站完滿落幕。至此,從北京凱迪拉克中心到上海梅賽德斯奔馳文化中心,身為摩登兄弟主唱的劉宇寧,已經站上兩個中國地標場館的舞台,舉辦了三場萬人演唱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演唱會現場。藝人方供圖當時間回到半個月前,8月15日下午7點,離摩登兄弟「成長風暴」演唱會第一場北京站開唱只剩不到48小時的時間,身高189cm的劉宇寧從化妝間踱步進入排練室,彎腰將自己折坐進了新京報記者面前的椅子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當掀開那張足夠厚重的網紅標籤,這位故事的核心書寫者,真的在全情享受主角光環嗎?所幸,劉宇寧足夠坦誠。在40分鐘的採訪時間里,他將自己來之不易的幸運,與揮之不去的困惑,向我們一一道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現在真的是不敢說話了,」劉宇寧再次無奈地笑了笑,「比如前幾天有人在採訪里問我夢想是什麼?我說我的夢想是能演《復讎者聯盟》,結果被人罵得不行,說就你這樣,還演《復讎者聯盟》?聽到這些之後,其實我不會去反駁什麼,也盡量不會特別去在意,但是我還是不理解,為什麼他們要這樣?我也沒做過什麼壞事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.直播中的爆紅安東老街是遼寧省丹東市的一條商業街,這裏開着許多商鋪,後面還有很多住宅小區。2014年,摩登兄弟入駐一家直播平台,幾年後他們從室內走向街頭,開始在安東老街一家驢肉館前直播唱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鮮問答新京報:後來還回到過之前直播的那條老街嗎?有沒有榮歸故里的感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摩登兄弟劉宇寧:已想好不紅的退路,大不了回老街直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除了幸運之外,就沒有別的因素嗎?」在新京報記者的追問下,劉宇寧思考了片刻,「我覺得幸運大概佔90%,剩下的10%,是堅持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.代價,是失去一些快樂「時代發展太快了。」在網絡環境下被人認知的劉宇寧,深知當下新人的更迭速度與人氣的跌宕起伏,同時,與人氣一道而來的輿論壓力,也是他背負的一座隱形大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:這張專輯里,有沒有哪一個合作對象是真正讓你內心特別激動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0年1月8日,劉宇寧出生在遼寧省丹東市一個普通家庭。從小在爺爺奶奶身邊長大的他,一直按捺着自己想學鋼琴的念頭,「那時候家裡條件真的是不允許,收入只靠我爺爺一個人,所以我就一直沒有機會去接觸音樂。」不被允許的經濟條件,加上文化課成績不夠優秀,劉宇寧早早選擇了一條與現在相離甚遠的廚師路,「那就學個手藝吧,起碼以後咱餓不死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:看到網上相對負面的言論時,你的內心一般作何感想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宇寧:我會覺得,如果一件事發生之後,所有人都誇太棒了,那是不可能的。大眾都知道一件事後,就一定會有不同的聲音進來,這時候需要你自己內心特彆強大,所以我現在也工作一年了,特別能理解一些藝人說的工作壓力大,可能很多人會說你天天掙那麼多錢你還壓力大?高空作業那些工作比你的職業危險多了,他們都沒喊累,你有什麼資格喊累?是沒錯,但問題是我真的累呀,但是又沒辦法說,我覺得這個行業還是挺壓抑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宇寧:當然啊我一定知道,比如我在橫店拍戲的時候有很多人探班,她們都領着姑娘來說,「你看我姑娘今年考上高中了,我帶她過來看看你,」還有「我姑娘考研的時候特別難熬,幸虧那個時候認識你聽你的歌,就覺得輕鬆了,後來順利地考上了研究生,」她就覺得好像這個愛豆粉對了,我就特別開心。我們粉絲里還有辣媽團,大家一起組織去做公益什麼的,特別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关键词:十大自然灾害发布